啊、多嘴的煤油燈罩內,火焰向上颳起,予站在被遺棄的原野中的人們以祝福。

🔑🔑🔑

想必大家都知道最近風聲挺緊的,早上詢問過後,決定還是把車的部分給鎖了。

……沒辦法,我慫。

千萬別找我要鏈接。

讓我們一起共體時艱(?)熬過這段,待到柳暗花明時,車車自會與各位再相會。

+

※※※ 置頂 ※※※

-

質問箱,歡迎提問呀!→點我

 

撈一把前天的更新→【安雷】一步之遥

 

-

歲椿,可以叫我歲歲/阿歲,也可以叫我椿/阿煢。

-

*目前主安雷,靜臨是永遠的初心,潔癖,皆不可逆。

*神隱的話代表正在碼字或卡文途中,介意熱度,渴求各種形式的反饋。

*坐標灣家,發同人文時會用軟體轉成簡體因此容易有錯字,還請多多包含,其餘時間繁體出沒。

*佛系養老狀態,不口出惡言不隨意批評,神隱代表正在碼文或卡文途中,網路社交+混圈嚴重障礙,所以……不擅回覆真的很抱歉qwq但每一條評論都會看的!

*沒有什麼禁忌,可日lof,目前請不要轉載。不過!千萬不要把小紅心和小藍手...

+

【安雷】一步之遥



*都会爱情,平凡人的故事,私设多。


01


碰地一声。

门板被残暴摔上,原本从缝隙裡怯生生淌进屋裡的车水马龙与人间烟火瞬时蒸发。

鞋柜上颤巍巍伫立着的花瓶震得猛然扑腾,再有惊无险地落回了原位,裡头安着的乾燥花扑簌簌地发着抖,安迷修想,如果低气压能够具现化,那麽现在玄关前那团黏滞涌动着的负面情绪大概能把自己给生生薰死。

而低气压的中心正在和鞋子努力搏斗中。

弯下身,拿左脚踩上右脚鞋跟,微微掂起足尖,完美剥离,再提起皮鞋甩进柜裡。雷狮懒,解开鞋带还得再重新繫上这事儿实在麻烦,索性直接买大一码的鞋,穿脱方便又省时,缺点是穿久了后脚跟处的皮面总得被踩出疼痛绵密的褶皱,...

+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為了寫好點文的安雷武俠paro,最近剛重溫了人生第九遍的天龍八部。
是的,我是金庸迷。
今晚卻看到了那樣的消息。
非常悲傷,以至於無法平復。

金庸的作品構成我青春的大半,十三歲那年把小說偷偷藏在抽屜裡,上課時啃得津津有味,一下就讀完了全套,再一遍又一遍地反覆重看,國文於是成了最擅長的科目,第一次嘗試著寫小說,寫的就是武俠。
回頭一看,人生的路似乎在翻開第一本金庸就已經決定。
後來的我也如願選擇中文系就讀。

再見了,金庸先生。
你的江湖永遠不散。

+

開個點文

不是什麼特別有意義的日子,也不是幾千粉慶祝,單純是我卡文卡到飛起啊啊啊啊,看著預告裡美好的兩人望著已經一萬多字卻寫不下去的兩篇稿子……絕望躺平。

為了維持至少月更的頻率,開個點文吧,十月之前會寫完的!評論裡抽1、2個寫!


規矩:

1.限定安雷!請自帶設定或註解!

2.不寫女裝、不寫傻白甜(主要是我的文風駕馭不了)、不雷但也不寫孕獅。

3.已經寫過的paro還有手邊寫到一半的paro也不寫,包含:雙高中生、演員模特、花吐症、原作向、騎皇、編劇演員……ABO除外。


如果沒有人點我就作死再開一個填不平的新坑禍害人間去了(誒

+

質問箱回答(一)

收獲了比預想中還多的問題!開心!

先回答一部分。      暴露了各種個人信息XD  


Q01

Ans01

當然是因為都是強強和相愛相殺屬性呀!(癖好暴露

靜臨的話,我應該算是比較早的那批讀者,09年的時候就看過小說了,12年補動畫入靜臨坑,不過直到14年成田老師寫完靜雄和臨也的決戰後才開始認真產出……主要還是無法接受臨也被靜雄打得半死不活吧憤怒驅使我產出雖然幾年後的現在覺得成田給的結局是情理之中的。

至於安雷,去年夏天無意間在主頁刷到安雷條漫……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內心瘋狂吶喊啊啊啊啊太配...

+

【安雷】梵高的左耳

*原作向,花吐症,HE。

*瞎编乱造有,强行分析有,无法接受者请绕道。


——那个无恶不作的雷狮死了。


顶着张宛如夜叉巡海的阴鸷脸色踏入大赛大厅的时候,閒言碎语如细针般緻緻密密地扎进了安迷修的耳膜裡。

这方空间打光一如既往地充足,无形的数据流像是柔软的丝带缠绕在人们身週淌动,滚圆的裁判球来回碌碌穿行,尖着机械音的嗓子提醒参赛者们不准动武,而正是在这样平凡到近乎无趣的困乏日常中,无数污垢悄然于黑暗裡疯狂滋孽。

——已经一个月不见踪影了,积分赛也没现身,据说连他的弟弟也不知道他人在哪儿。

——大概是死在哪个角落裡了吧,恶人总会有报应的。

他们笑着,他们说着,他们并无...

+

【安雷】刺蝟的优雅(ABO)



*新人模特X影帝,ABO。

*篇名取自法国同名小说《刺蝟的优雅》。


Il y a une façon d'embrasser qui veut dire "je t'aime" et une façon d'embrasser qui veut dire "aime-moi".

有一种亲吻的意思是我爱你,而另一种亲吻的意思则是——

爱我吧。


摄影师和导演像是碌碌穿行的游鱼,甩着忙于生计的尾巴来来去去,服装师与化妆师的低声交谈拍打成寂寞涛音,冷色系的照明设备被打开的那一瞬间,这方空间...

+

記個梗

想搞事!

想寫安雷同居實境秀!

ABO!偶像安x演員雷!

(好了醒醒你還有一堆坑沒填呢


+

【安雷】荒唐探戈(01)

*一个安迷修与雷狮不能距离超过50cm的奇葩设定,原作向+比较轻鬆的走向。

*私设多,个人恶趣味多,无法接受者请绕道。

01

——丹尼尔。

过于渺远的声音从穹顶兜头罩下,金眸白髮审判长顺目低眉,双足脱离重力悬浮于空,这让他看上去几乎就像个真正的天使,只差一对丰美羽翼和一扇嵌满七彩琉璃的哥德式落地窗。

——最近大赛进行得顺利吗?

……不太顺利。在威压裡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被七神使给团团围住的丹尼尔选择如实回答。资金严重短缺。

——怎麽会?难道是观战团贡献的观赏费太少了?其中一名男性神使马上急躁着提出最合理最直观的质疑。

恰恰相反。丹尼尔回答。这届大赛收取的观赏费是历届之冠。

—...

+

【安雷】花宵道中(ABO)上

*安迷修武士、雷狮花魁设定,灵魂伴侣ABO

*Alpha=天阳,Beta=和仪,Omega=地阴。

*不适者请自行避雷。

灵魂伴侣私设:可以理解为命中注定,在没有任何情感基础下,依旧不可抗地相互吸引,肉体以及灵魂皆是非对方不可。

零、

——今宵荼蘼花浓处,银盏香袖醉浮世。

壹、

「安迷修!安迷修!」

髮小兴奋地攀着门框探了半个脑袋进来,少年正坐在边房的矮凳上磨刃,他敛眉垂眸,专心致志,添水压刀的动作端正得一丝不苟,十月午后轻软如织的日光犹如金纱,从他睫毛隙缝间漏下,落成一片温柔斑驳的影,尘烟在光柱之中婆娑跳动着,再逐渐消融于幽微的沙沙声裡,交错成了无比静谧的氛围,此刻,却被...

+

【安雷】伤停补时


*大赛后“存活”,雷狮失忆,原作向瞎便乱造的续写。


雷狮蓦地朝剑尖俯冲而来的那一刻,身后炸开了大片大片的凄厉火光,那火光烧穿了翻飞头巾的尾端,让他看起来像一隻被灼伤的雪白凤蝶,曾经华美完整的翅膀,徒留残破与疮痍。

又是一声巨响。

庞大热浪与尖叫随之而来,安迷修抿了抿在高热里被炙烤得乾燥的唇,恍惚地想,若炼狱真实存在,大抵也就是这副光景了。

雷狮在笑,就算境况已然如此他还是在笑,嚣张而恣意,温度流进了冷紫色的眼珠子里,终于融开了一点暖,像是末路上最後一朵的狂花,怒放著不管不顾的决绝。

距离疾速缩短。

就在安迷修以为那把高举着的兇残重锤就要捣烂自己的五脏与六腑时,向...

+

© 歲椿 | Powered by LOFTER